瑩、

安德莉凯利:

后乐园门前的大白鹅们那叫一个健康精神(炖好了肯定也feimeiduozhi),于是两个神经病兴奋地围着它们狂拍了五分钟(点到底在哪里?) 一边拍一边想,这到底是夫妻呢还是基友?

安德莉凯利:

为了确保不发生中午排队一小时吃饭的窘境,出发前就在一休上预定好了中餐。选了直连地铁站的京都okura七楼的入舟吃lunch。这大概是本次关西行里性价比不算高但环境最好的一家。座位倚窗,望出去就是东山,上套餐前有樱花茶(虽然咸咸的口味家人不是很吃得惯)。2656日元的套餐内容包括

■季節の小鉢盛り合わせ
 
■春野菜と蛍烏賊の天ぷら
 
■季節の焚合せ
 
■造り
 
■御飯
 
■香の物
 
■赤出汁
 
■菓子・抹茶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三十五)

mola很懒:

(逗逼PO主漏发了一章,实在抱歉,赶紧补上,望见谅。谢谢!)




在小火车的岚山站(トロッコ嵐山駅)下车,开始岚山的徒步之旅。我本以为大熊猫之所以只在天朝能繁育的直接原因是,有广袤的竹林可供滚滚食用,没想到在岚山也能有幸漫步在大片竹林小径之中。


深秋初冬更迭的季节,依然绿意盎然的竹叶,茂密地险些遮蔽住阳光的倾洒。风吹过,是悉悉索索尖叶擦碰过的痕迹,摇曳的光影似幻影斑驳,在面前交织成网,又一阵风把组织重新打乱构建。仿佛走在其中都能感触到植物的生命,生长的顽强,一个用绿色浇筑而成的世外桃源,如此动人清新。









走出竹林,走入现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滴落在头顶的是雨水,触及到的空气都格外凉,似要渗入骨髓的寒意。竹林尽头天龙寺,看山看林看一滩池水柔软人心。天龙寺的曹源池庭院,巧妙的融入到自然本源,又精巧地如同小家碧玉般衬托出后方群山的巍峨。







进入本堂参拜,需要追加100円的差价,作为对庭院门票的补充。在我原有的佛教知识库中,以为方丈仅是住持的另一种称谓,或者是得道高僧的尊称。在岛国寻访了不少寺庙后,才晓得原来方丈也是一种建筑的名称。天龙寺的方丈和书院以回廊相连,需要脱鞋进入。其中,方丈只能在外围的窄廊间观望,其中的龙型画饰分外瞩目,不知是否为了响应“天龙”二字而作。







书院又称小方丈,可以随意进入期间,感觉脚踩席垫的实感。而更多的享受,来自于有个屋檐挡风遮雨,又能毫无障碍的欣赏庭院中的美景。似乎这建筑和庭院间的距离都是巧妙计算过的,恰好能将园中之景收入眼中,也余下足够的空间让访客穿梭于庭院也不嫌拥挤。






空气中的水汽愈加放肆,就像为了应景一般,逛岚山就要来点雨水。这会儿还不知道,当年周恩来总理到访岚山时也恰逢雨露,并作下《雨中岚山》的诗篇:


雨中二次游岚山


两岸苍松


夹着几株樱


到尽处


突见一山高


流出泉水绿如许


绕石照人


潇潇雨雾蒙浓


一线阳光穿云出


愈见娇妍


人间的万象真理


愈求愈模糊


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


真愈觉娇妍






(图片来自于网络)


实际上,岚山的“成名”和诗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岚山东地区、龟山地区、长神之杜地区、奥野野宫地区、野野宫地区共有一百首出自文人墨客的诗被刻在石头上,组成了著名的“小仓百人一首”景观群。是了,散步在这般美景丛中,多少会想充当一回文艺咖,想要抒发一下脑海中止不住翻腾的思绪,更不用提大艺术家们的激荡情怀了。








渡月桥,因“月亮弯弯像跨于桥上”而得名。它将河流分界,上游部分被称为“保津川”,下游则是“桂川”。桥面上来往的人流车流络绎不绝,就像这水流奔腾不息。常寂光寺的多宝塔,别具一格地戴着白色“围巾”,有那么一丝巧克力中的奶油夹心意味。




常说柿子不可同大闸蟹一道食用,想必这柿子该是中秋佳节的果物,即是在丰收的季节成熟。许是深山中的气温偏低,到了12月下旬,依然能寻到几株火红的柿子树给游人带来惊喜。虽然这残留的柿子显得有几分萧肃,但默默的红着,嗅得到植物的强大。







野宫神社也在竹林小道的附近,穿过幽静的密林,向着热闹的人声走去访客寻到。这座神社以求姻缘和学业闻名遐迩,来这里参拜的大多数是成双成对的眷恋,也有少女们来祈祷桃花运,恋情顺利。这儿还有日本最古老的黑木鸟居,不同于朱红色的鸟居,这坐古老的鸟居将树皮保留下来而制成鸟居形状。见过枯山水再看到藓苔庭园,不禁感叹岛国园丁的想象力,在野宫神社的一角庭院中,用藓苔代替水来表达流动的意境。

安德莉凯利: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吃货,每要到一个陌生地方之前都会上网狂搜当地美食,然后深夜趴在电脑面前流着口水呵呵傻笑,自觉找到了人生的(短期)奋斗目标。然而现实和梦想总是有一点点差距,从后乐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在食べログ找好的餐厅却发现还要一个小时才开门......  于是到底是傻逼一样在店门口转一个小时还是干脆去冈山站附近另寻美食呢?纠结五分钟后,两个吃货毅然选择了后者。

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冈山站,已然饿成狗的两人还是饥不择食地吃了...拉面。说到冈山美食,岛国友人总是说去吃ばら寿司吃デミかつ丼啊!就算是吃拉面也应该是满载鸡肉叉烧的笠冈拉面或者是用千户牛的牛肉拉面啊!但我们吃的就是大概全日本都仰俯皆是的猪肉叉烧拉面。愤懑之下还不顾热量加点了炸鸡和饺子。

拉面入口,心理稍微平衡了那么一些,因为摸着良心说话这家风风拉面还是不错吃的。比起咸死人的一风堂、新宿街头寡淡得一塌糊涂的自动贩售券拉面店,它还算鲜度适宜、用料充足、诚意满满。唯一地缺点大概就是略油了些,让人吃完恨不得狂奔8公里来消耗落肚的卡路里Orzzz